当前位置:西陆BBS 西陆社区 西陆专业论坛美容25岁艾滋病男子征婚 欲寻感染艾滋病毒女孩护肤DIY
25岁艾滋病男子征婚 欲寻感染艾滋病毒女孩护肤DIY
2022-09-24

9月4日下上午,情感倾诉热线接到小松(化名)的电话,他是自称是艾滋病病毒的感染携带者,今年25岁,他请求主持人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的声音正如当时的天气一样,充满着阳光的气息。电话中小松羞涩地请我帮他一个忙,希望我能帮他找一个人,可当我问他要找什么人的时候,他犹豫了起来,最后,他说他要他找一个和他一样的艾滋病女孩患者,与一个能和他共度未来的同面对人生、共同生活的人。于是,读者以下所看到的,可以说是一则征婚启示,我们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征婚者:

小松准备创业

遭遇人生最大打击

具有本科学历的小松,男,25岁。身高、体重等体貌特征,由于对小松身份的保密原因暂不透露,有意者可来电查询。

年轻的小松为什么会成为艾滋病患者,这对于他也是个疑问,但他承认自己曾经有过不良的生活经历。

我是四年前知道同志这个圈子的,虽然之前在浴池也被人骚扰过,但都没在意,也没想过自己会和这个圈子什么关系。可是后来我的一个同学(他很帅,也很有女生缘),但他对我特别好,我是那种人家对我一分好我就会回报十分的人,所以很快我们就成的无话不谈的朋友,也因此我才知道他不找女朋友就是因为他是同性恋。

是他带我去了“同志”酒吧,在那里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开始时我也挺排斥的,但后来接处过几个他圈内的朋友,便觉得他们都很善良,都承受着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压力。慢慢地,我开始理解他们,偶尔也和他们一起玩。有一次在玩累了,也喝晕了的时候我去了他们的“家”。我和我同学还有一个人睡一间房,夜里我只觉得有人碰我,也可能是太困了或是喝多了,我没有反抗,就这样我也成为了他们当中的一员!就是从那次我才真证进入那个圈子,那时对性我还很蒙胧,也没体会过,还单纯的认为这就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一种发泄。但后来我发觉不正常,便开始刻意的回避他们,想过回原来正常的生活。那一年是2003年。

第二年,我有了自己的初恋,完全和那个圈子隔离。但因为我和女朋友都很年轻,生活中充满了欢乐,但彼此的不成熟,的心也让他我们经常为一些生活的琐锁事而争吵,并且最终分手慢慢地我觉得她很不懂事,一年的相处没有让我们接受对方的习惯,而是让我们无法在平静的生活,就这样,我们分手了。一年的时间里,我从一个男孩成为了真正的男人,分手后的小松也许是想改变一下生活状态,我只身一人去了南方。在那里,可能是工作关系,也可能是年少轻狂的的花花世界让小松迷失了自己,肆意地我放纵着自己,过着有些糜烂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话说“可以说我不知道和多少女人上过床;并且,我还又一次地接触了那个圈子”。最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小松慢慢成熟了起来,开始思考人生,也,我还是厌烦了那糜烂的样的生活。

今年春节的时候,小松我回家探亲,再次有了改变生活的想法,因为看清了自己曾经的一切,不想再胡作非为下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一切都重新开始!于是在家人的资助下,他我准备开了一家小公司,新的生活在向我招手,可是公司还没有开业,小松就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打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一天小松我出去办事,路过一辆义务献血车,突然萌发了献血的想法想起自己已经一年没有献血了,,便便一时心血来潮就走了进去。献完之后,我拿着赠送的礼品回到了公司。可之后的日子,小松依然为公司开业的事忙碌,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几天后我接到了长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打来的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告诉小松,在他献的血中查出一些问题,请他到疾控中心去一趟。

“放下电话的那一瞬间,我就想到自己可能被感染了,所以我去的时候比较的。但当我看到显示被告之自己的hiv检测呈阳性的检验单时!我大脑里还是空白了一阵,一下子懵了。这意味着我我得了艾滋病!我当时真的懵了,所有的人生计划,所有的梦想,全都在瞬间破灭、对于我那样遥不可及了!”

寻找女友

设想未来生活

第二天,小松我没有上班,在家闷了一天,极力想回忆自己究竟是怎样被传染的,可找不到任何的线索。,这让我情绪很反常。家人发现了我的不对小松的反常劲,在他们再三的询问下,小松说我骗他们说自己是得了白血病,家人很为我伤心。后来小松我在房间里足足呆了一个星期,每天也不知道饿,只是也吃不下东西,天天上网查阅了大量的相关资料,。在得知自己的病情还不严重之后,小松我向几个觉得能理解他我的家人说了实情情。我真的得到了他们的理解。我也慢慢调整心态之后,小松不再那样消沉。唯一不同的是我没有再工作,就这样每天上网、游泳、健身,过着60岁人的日子。

慢慢地身边要好的朋友也知道了我的病,他们同样给予了我理解和支持,他们从未把我当作一个病人,相处中也不避讳和我接触,但我知道自己应该学会保护别人,主动和别人保持距离。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在医生的建议下,小松按时用药,病情也没有他当初我想象的那样严重(ct4ctd4免疫功能细胞接近400,艾滋病病毒进入人的身体后,攻击破坏人体的免疫细胞,就是ct4细胞;当ct4细胞被大量破坏后,会引起免疫功能的丧失,随之就会引起严重的机会性的感染。正常人血液中的ct4ct4应为800左右,而当这个数值低于200的时候,感染者就非常容易感染一些平常人不可能或不会感染的疾病)。或处于无症状期。

但毕竟许是因为自己的病,小松我还总是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同,心中的那种孤独感是别人无法理解的。他我渴望有人能陪伴在自己我的身边,但一想到可我知道,自己的病是不允许、,他不想去连累别人,于是他也不能和健康的人结婚的,我只是想到了能找到一个和他我一样被艾滋病折磨的人,能够和我一一起共度人生。

小松在讲述完自己经历的同时,也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做了设想:“对于我要寻找的另一半,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她能和我一样不放弃生活的希望,能够有一颗善良的心,和我平平淡淡地在一起生活就可以了。我不会在乎她的过去,也不会去追问,如果她愿意,我会带她一起离开这座城市,找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我还可以工作,只要我们彼此真心地相待,我想我们是可以快乐地过完余生的……”

当记者问他到为什么一定要找一个艾滋病感染者、为什么不像找一个健康的人做伴侣的时候,小松说告诉记者:“只有和我有一样病的人,才能理解我心中的感受觉,而且彼此都有这样的病,就不用担心相互传染的问题。我曾经看过你们在《悲情救赎》中报道的事情,那个女人的做法是我不能理解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怎么做可以不伤害别人,如果让我去感染别人,我宁愿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