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陆BBS 西陆社区 西陆专业论坛旅游大圩古镇有什么好玩的 大圩古镇旅游攻略
大圩古镇有什么好玩的 大圩古镇旅游攻略
2022-09-12

大圩古镇兴建于汉朝,拥有近两千年的文明历史,这里的古老建筑物非常丰富,透漏着一种古朴自然的风格和文化气息,人们沐浴在这里温和的阳光中不能自拔,下面给大家分享大圩古镇旅游攻略。

来桂林约莫已有三个月左右的光景了,那逝去的时间像流水一般悠悠地向回忆深处流去,无声无息的。常言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那是何等的无奈啊?

对于人力所不能阻拦的光阴,除去无奈便只剩张口惊叹了。因为性情向往自由,热爱远方和像小鹿一样追逐生活,便渴望游尽天下山水,阅尽风景美不胜收之处,做一个洒脱,生性豪爽,豁达,放荡不羁的人。桂林的山水,可谓是出了名的,人是怕出名的,但风景却是不怕的,所以引得游客络绎不绝逗留于桂林山水之中。此间,正值十一月深秋时节,最适合看金黄的银杏满地的情景,像碎金似的撒了一地,黄灿灿的,光彩夺目。

桂林的灵川海洋之乡,便是吸引来桂林看银杏的游客常去的好地方,途中经过有名的大圩古镇和渡口,对于热爱美景的人来说,也是一举两得的好选择。我因去了一次海洋之乡看了美丽的银杏落下,也在途中游玩于大圩古旧的镇子,所以有许多情感难以掩藏,借此文章,表达抒发,仅此而已。

车子大约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了一个钟头,倒也不颠簸,都是些平坦的水泥路,途中常见比我性情更自由的人骑着自行车在路上,全副武装,兴致高昂地朝前驶去。

到了大圩古镇,我们是要经过这里才能到灵川的海洋之乡的,所以只好选择回来时再去好好欣赏大圩古镇之美。车子过了大圩古镇之后,我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了,道路两边开始出现一些栽在自家庭院边上的银杏树,叶子已经金黄了,一片片挂在树上,满树金黄犹如披上了铠甲,金光闪闪,煞是好看。

我心里暗暗作想:一棵树已是如此美丽了,那么一片,该是一个怎么模样啊?

不觉得更加期待起来,按耐不住在车位置上了,仿佛那心儿和魂儿,都飞出了窗外,向海洋之乡满林子的银杏树飞去,浮想联翩。

约莫又过了一个半个钟头,开车的师傅说:这里也快到了,前面不远处就是海洋之乡了,前面有点堵,可以下车慢步走过去,那样反而比车子还快。我一听,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叫:师傅,给我下车。

师傅果然没有骗我,我下了车,慢步走过去,十分钟左右,就看见了指示去向海洋之乡观看银杏的大告示牌,我顺着大告示牌指示的箭头走去,挤过了两边站满各种卖水果、小吃或者特产的小贩的道路,爬上一个小坡,穿过眼前都是同我一样来这里只为一睹银杏风采为快的游客,正前方就是进入海洋之乡的牌楼门口了。站在牌楼门口外朝里一看,那山林深处,有炊烟升起,山中的绿色植被虽多,但是占据眼球最多的颜色,是金黄色。

没错,是银杏的金黄,在山中绿色树木的映衬下,那金黄更显得可贵难得,更加耐人寻味和赏玩。

假使你只是一个过客,本来是无意进去细看一番的,但远远这么一看,早已经欲罢不能了,便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了进去了。所以,美,才是最吸引人的。天下之大,无论是人或物,只要是美的,无一不被人们所追求。

高的银杏的树干笔直向上,枝条向四处伸展,叶子全在高处的枝干生长,仿佛镶嵌的一块又一块的金子,抬头看着,背后湛蓝如洗的天空,更是将金黄色的银杏衬托得耀眼美丽,无与伦比。

矮的银杏是跟人身高差不多,可以触摸它的叶子,但是多半是没黄完的,没黄完的也有它的一番美妙,这种没黄完的多半是种在房屋周边,房屋又是极老的了,于是这一老一少这么一巧妙搭配,房子便显示其古香古色,银杏则是更加生机盎然了。

海洋之乡不得不提的就是那些老旧的院落,错落有致的分布,别具一格的布局摆设,天窗下面栽种的盆景和假山花草,池子水里的游鱼,还有那些过道和过道里铺着的石条,院子门外摆着喝茶休息的石凳石椅,都是那么的别致和奇特。

我在一家院子外看着一个老头,他独自坐在门外给我笑,他穿着厚厚的棉袄和戴着一顶毡帽,面前摆着他从银杏树打下来要卖给游客的白果,他的院子墙上贴着‘可供游览’的字样的条子,原来,他已经将他和他古老的院子都交给了游客。他的衣食温饱,全都来源于游客。

后来,我才知道,这里好多的房子,都是几代人居住的,有些则是清朝遗留下来的老房子,现在多半是老人留守着,要么就是大门外挂上一把锁,人却不知去向了。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靠着卖一些手工艺品给游客或者让游客参观院子吃饭等方式度日。

他们养了许多鸡,若是喜欢吃农家饭的游客留下来吃饭,便又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你站在这些古朴陈旧的院子里看山上的银杏树,你仿佛在一幅大画家的传世佳作里,如果是下点雨,再撑一把油纸伞行走在青石板铺着的过道上,不知道会引出多少的诗人来为你写诗抒情了。

那银杏被风一吹,哗啦哗啦的响像小孩子在拍手欢呼,顷刻间飞落下来的叶子像一个个涂满颜料的金黄色的纸张,轻飘飘的,摇曳坠地。

地上仿佛铺上了一层金黄色地毯,此时,若是有个新娘,我当新郎,在这棵落满一地的银杏树下拍婚礼照,我想新娘笑起来的脸蛋都是金黄色的吧!金黄色,一定是幸福的颜色。

海洋之乡有出名的白果王,话说这是一棵上千年的银杏树,许多游客来这里都是冲着白果王去的。拦腰抱不下、大约十几米高的树干,树顶如华盖,枝繁叶茂,如此壮观,让人看了拍手称赞,瞠目结舌。

白果王的枝条在空中伸展,向在空气中抓什么似的,那被金黄色银杏叶子长满的手,像一条麒麟臂一般,又粗又大。秋日里的艳阳从空中照下,那斑驳的树影参差地落在地上,星星点点的,投在金黄色的地毯上,好像在点缀一般的美丽。

我看了,当时只觉惊诧,于是灵感突发,作了一句诗:秋天涂的金粉,在银杏树叶上,它金黄的样子真好看,像一个化了妆的姑娘,惊艳而美丽!转眼时间接近下午三点钟了,我不得不上了开往大圩古镇的车子,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金黄世界,我似乎有点依依不舍,秋天让我的愁又开始疯狂地滋长了。

我的愁不是乡愁,而是对于这一片金黄的留恋和不舍,因为我知道,什么东西都会消失,金黄也会消失,等过了秋天,金黄就融进土里了,我就再也看不见那片一年仅有一次的珍贵无比的美丽的金黄了,像一天空的繁星闪烁的金黄。

我遵守前面时所许下的承诺,在回来的时候要在大圩留下我的足迹,我要亲自去看看大圩古镇的独特之处与美的感受。

车子又再一次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我没有座位,抓着扶手东倒西歪,左右摇晃,直直过了一个钟头的时间,我才在大圩古镇的站牌处下车,向城门走去。

斑驳而显古老的城门,崖壁的墙像老头脸上皱皱巴巴的皮肤,有的地方已经剥落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游客来欣赏大圩古镇的美。

贾平凹说过:丑到极致是一种美。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说:老到极致也算一种美呢。我想是可以的,因为大圩古镇的美全在于它的古朴老旧,显示出一副阅尽人世的沧桑之态。脚下走的路铺着的是一色的青石板条,两旁矗立的是以木头为材质的结构建筑,虽然称不上雕梁画栋,但已经是廊檐翘立,气派盎然,独具有古香古色十全了。

走在这种地方小镇,并陪着那日头即将西斜的余晖,一片又一片的火烧云映衬下,倒有一种仿佛穿越回到古代的感觉,顿时心头泛起的美妙感觉便像那脚下的青石板路一般随着远处飞去,在七拐八弯的巷子里回荡。

我进了一家悬挂着广昌布行的染房里,里面排满着各式各样的老式家具,梁上横着‘书香门第’‘诗礼传家’的匾,可谓是一户前朝的知书达理的大户人家的房子。

大厅中央摆着一套的青铜桌椅,桌椅上皆刻着凸起的游龙图案,旁边是一个大的玉麒麟和一盆开得正红艳的花。左边是一个上开天窗的假山盆景,右边是一个类似卧室的地方,放着一张很好的木头制的床,木头上涂了朱红的漆和刀匠刻得活灵活现的古画,画里有一个人骑着一匹马征战的情景。

‘书香门第’的匾下是一个书房,里面设有桌案和凳子,桌案上摆着笔墨纸砚和一枝梅花插在竹筒里,后面有两个掉漆的柜子,应该就是书柜了,墙上吊着一幅字画,文人气十足。这间染坊何等的富足?竟在家中摆设的如此之多的物件,而且物件又极为精美,做工细致,可想而知,这是有钱的大户人家,但是古人已去,物件却仍在,不得不引起人们一阵又一阵的感慨啊!逝者如斯夫,果真不舍昼夜啊!

出了染坊,青石路两边摆满了小贩卖的玩意,古书啊、葫芦丝啊、小人啊或者一两把木制的刀剑啊,小孩子来了莫不是喜欢得要吵嚷着要买的,我在古书那里发现了一本图本的《春宫图》,翻开一看,不觉脸面通红,但我又是极喜欢收藏古书的一个人,心中便想着买回去收藏也好,省得小贩卖给一些小孩,而小孩又不知《春宫图》为何物,免得祸害了人。

于是,我斗胆询问价格,嚯,好家伙,一百块一本,当下便撒手走了,可是人走远了又后悔不及,哎呀哎呀地叫。出了永定门,上了拱桥,穿过小巷,便到了大圩古镇的渡口了,看见船夫载着游客想落满余晖的水面远处驶去,船夫用竹竿轻轻地划着水面,水面泛起阵阵涟漪,清澈的水冲撞在石头上溅起一大片的水花。

此时的水面,有余晖的照射,波光粼粼,船夫的背影,远去的竹筏子,还有青翠植被掩盖下的石山和流淌着清澈透明的河水,给我的视觉和心灵都留下了深刻的感受和美的体会,仿佛一下子被震撼到了,触电一般。夕阳在山后即将落去,它害羞着向人们道别,我也用我的方式向夕阳和大圩古镇的美道别。

我极快地转回身再次穿过小巷,上了拱桥,进了永定门,出到城楼外。

我在站牌前深吸了一口气,猛地上了车头也不敢回,车疾快地开出大圩,我的心好像很沉重,怎么都跟不上坐在车里的我一样,似乎落在了那里,似乎一直在逗留着,在那一片山水清明的地方,在那落满金黄色银杏叶子的地方,在那些老旧的巷子和房屋里飘着,从海洋之乡到大学古镇,来回地追寻着和留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