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陆BBS 西陆社区 西陆专业论坛美容失去亲人 同为白衣天使的母女依然坚守岗位护肤DIY
失去亲人 同为白衣天使的母女依然坚守岗位护肤DIY
2022-06-15

汶川地震,举国含悲。

时至今日,“5·12”大地震已造成超过4万多人死亡,24万多人受伤。死者已矣,尚待掩埋;伤者悲吟,还需救治。如今,越来越多的医务工作者已加入到了这场生命的接力赛。废墟上、帐篷里,白衣天使们撑起了保护伞,为受伤的生命挡风遮雨,让微弱的生命之火重新燃亮。

琅琅童声,忽然而绝,学校的废墟里,掩埋着他们的孩子;哀哀母号,继泪以血,家园破碎,他们的亲人已奄奄一息。然而,为了抢救生命,他们错过了救治亲人的机会,哪怕只是一次饱含愧疚的回眸!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侧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这是怎样的放弃?当庄严的国旗为平民而降,当熟悉的旋律在心中荡漾,将我们的敬意、我们的祝福在心中熊熊燃起,为那些逝去的生命,更为那些用生命护佑生命的人们!”

转身时,已没有了女儿的声音

这些天,郝兴军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这位四川绵阳平武县南坝镇古龙村卫生站的医生,在震后第一时间的抢救中,他将生的希望首先留给了别人的孩子,等转身呼唤女儿时,水泥板下已没有了女儿的求救声。

这个36岁的汉子在倒塌的南坝小学前呆坐了3天3夜。5月15日17时50分,首次进入与外界断绝交通、通讯联系的平武县“孤镇”南坝的救援人员发现,郝兴军抱着女儿破损的红书包呆坐废墟之上。郝兴军指着一片废墟说,“我家离学校很近,一地震我就跑过来了。女儿的教室在二楼,我冲到砖瓦堆上时,还听见女儿在喊‘爸爸,我没死!爸爸,救我’。”

13日下午,地震后的第二天,6岁女儿的遗体被挖掘出来了,但郝兴军依旧不愿离去,他要等被埋的孩子们都找到。

南坝镇是绵阳市平武县除县城之外的第一大镇。如今几成废墟,全镇70%的房屋垮塌,剩下的也摇摇欲坠。镇上伤亡最惨重的就是南坝小学,两座三层高的教学楼完全垮塌,全校870多名正在上课的学生死伤近半,到14日晚上,已死亡147人,失踪186人。

其时,郝兴军知道女儿被压的位置,也听到了女儿的求救声,可此时废墟里孩子们的呻吟声、求救声此起彼伏,他想,先救一个算一个,别人的孩子生命同样宝贵,可当他转身寻找女儿时,已没有了女儿的声音。

目击者翻开从瓦砾堆里找到的郝兴军女儿郝璐妍的红书包,在美术课本的第一页上,画着一个翩翩起舞的女孩。

“白天工作忙,晚上回家哭!” 黄琼,绵阳市中医院的手术室护士长。

5月13日,地震后的第二天,为了抢救在地震中受伤的灾民,黄琼和医院其他医护人员一同战斗在工作岗位上,已整整一夜没有合眼。此时,她不仅为地震受伤人员的安危担忧,也时刻牵挂着亲人的安全。

13日晚22时,黄琼终于接到地震后失去联络的姐姐的电话。电话那一头,姐姐已经泣不成声,用颤抖的声音告诉她:“在平武读书的侄女已经在地震中遇难了!”31个小时对亲人的担心和牵挂,等来的却是这样的消息,那一刻黄琼只觉头晕目眩,但是面对无数等待救治的灾民,她强忍着悲伤,保持镇定配合医生做完了一场又一场手术。

14日中午,侄女的尸体在绵阳火化,捧着侄女的骨灰,看着遗照上侄女的笑脸,黄琼除了悲伤,更多的还有愧疚:当初,黄琼的妹妹和妹夫去外地打工,是她建议把这个最心爱的侄女送到平武读书,没有想到,这个建议却让乖巧的侄女丢失了生命。处理完侄女的后事,黄琼甚至来不及整理自己的心情,工作的繁忙甚至让她没有时间流泪,工作的细致性也不容许她有片刻将自己的情绪带到工作里。

然而,噩耗远没有结束,接下来的两天里,大爸大妈遇难,两个侄女遇难……七个亲人去世,远在平武的八十老母杳无音讯,像一把把沉重的铁锤,毫不留情地敲打着黄琼的心。但是黄琼没有被击倒,拖着虚弱的身体继续工作,又做了近100例手术。

黄琼的爱人也是绵阳市中医院的工作人员,地震发生后,夫妻俩不眠不休地加班工作,疲劳至极。正在上中学的儿子到医院来看望爸爸妈妈,看到妈妈憔悴的样子,哇地一声就哭了,伤心、委屈、失去亲人的痛苦,让儿子哭肿了眼睛。擦干了眼泪,儿子在医院跑前跑后,当了一天志愿者。

黄琼对记者说:“工作忙起来,就忘记哭了,深夜回到家躺在床上就哭一阵子,第二天又上班。”黄琼手机里保存着侄女的照片。照片上,侄女亲昵地搂着她的脖子,笑意盈盈。“这是侄女遇难后,我第一次有勇气看她的照片。我对不起她,没有把她照顾好。”说到这里,这个坚强的女子忍不住流下泪来。

尽管内心满怀悲伤,黄琼仍然微笑面对病人和同事,甚至少有同事知道她亲人遇难的消息。面对病人,黄琼安慰他们说:“一定要挺住,至少你还活着,就值得庆幸。”每个病人都从她鼓励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温暖,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句话背后饱含的伤痛。

失去亲人,母女坚守岗位

董晓珊、王娟——这是一对母女。妈妈董晓珊是四川彭州市磁峰镇卫生院党支部书记,女儿王娟是这个卫生院的护士。

在工作中,董晓珊和王娟是上下级关系;而在现实生活中,她们是母女俩。“5·12”地震来袭之时,她们默默地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一同坚守在工作岗位上。

“12日中午,一阵轰轰的声音过后,我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回想起地震来临时的情景,董晓珊还心有余悸。董晓珊说,发觉有地震时,她立即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赶到卫生院的操场上。“不好,住院部还有病人。”在扫视了一圈后,董晓珊突然发现3楼、4楼住院部还有几位病人没有及时被转移下楼。董晓珊带着一个年轻小伙子冲上了4楼。“不知道为什么,我平时力气很小,但当时却能够抬起一个壮汉。”董晓珊说。

与此同时,董晓珊的女儿,卫生院护理组长王娟也在忙着转移病人,母女俩在擦肩而过时,根本来不及打个招呼。

地震发生后,董晓珊和卫生院院长开始组织医护人员到镇上抢救受伤的居民。当天下午16时,王娟正在抢救病人时,邻居突然对她说:“你奶奶出事了。”当时,董晓珊正坐在120急救车上。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差点崩溃了,女儿也在一旁不停地哭。”董晓珊眼眶有些红,“女儿问我,能不能回去看看奶奶,可当时的情况根本来不及顾及自己的感情,在抢险过程中,随处可见的灾情让自己无法分心。邻居对我说,“你妈妈都死了,你都不回去,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听到这样的指责,董晓珊万分愧疚,但她忙于抢救病人,根本没有时间回家。

“没有见母亲最后一面,别人都说我心狠,但是女儿能够理解我。”董晓珊说,作为医护人员职责所在,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默默地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董晓珊母女俩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在工作中,经过她们的救治,数十名受伤居民脱离了生命危险。

“王娟,来帮我拉一下绳子。”王娟一瘸一拐地走向母亲,她的脚在地震中因为抢救住院病人扭伤后,一直没有好过。医院接收到捐赠的帐篷后,董晓珊开始指挥医护人员搭建新的救灾帐篷,虽然疲惫早已在脸上,但她仍然没有选择休息。

“多搭几个帐篷,就可以多收治几个病人,病人也能够及时地得到救治。”董晓珊说,“我们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更多的伤者及时得到有效地救治,苦点累点都没有关系。”

16日上午,董晓珊和女儿王娟仅用了2个小时参加完亲人的葬礼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卫生院,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中。

“你们应该赶快配合部队派出的医疗队对各个村庄进行消毒杀菌。”在搭帐篷的空隙,董晓珊又开始组织卫生院的医护人员配合部队医疗队进行全方位的检查。而王娟,仍然战斗在护理工作的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