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陆BBS 西陆社区 西陆专业论坛美容慈母之情比诗歌更美(但说无妨)
慈母之情比诗歌更美(但说无妨)
2022-06-15

老壶

笔者年少时读过孟郊诗句:“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曾被诗人对母性慈爱的细微之处的描述所触动。这点点成行的诗句曾令笔者回味无穷。然而,那毕竟是遥远古人对母性朴实情怀的朴实赞美,那毕竟是诗歌,毕竟是文学。

然,近日笔者无意中翻动了一本旧的《读者》,目光被作者刘墉的一篇《垂头的母亲》所吸引,于是逐字逐行,一字不漏地看下去:“……一个怀孕的妻子,被丈夫打得遍体鳞伤,但是她的胎儿一点也没有受伤。‘自从我怀孕,他总是打我。我不能让孩子受伤,所以每次他一动手,我就躲到墙角,蹲下身,蜷成一团。’孕妇哭着说,‘他的拳脚雨点一样,打在我的背上、头上,我的手臂和腿也受了伤。但是我撑着,绝不转身。当他打够了,停手了。我心想:感谢上帝!我的孩子没有受到伤害。’……”看到此时,已令笔者不忍卒读,深为母性那悲壮惨烈的亲子之情爱所震撼!就在这极其强烈的震撼之余,笔者又见了北京晚报10月11日一条消息:“一个农家儿子病魔缠身,家中举债6万,其母亲身背5个馍,6天步行200多公里到武汉市求援。这位母亲一路上,饿了就啃一口馍;渴了就向路边村民讨口水;困了就在路边睡一会儿;天黑了就借宿农家……经6天跋涉,终于走到武汉。据当地政府干部讲,她家离武汉有200多公里……因一路劳顿,她嘴唇已干裂,并有鲜血渗出。她说她的儿子一停药就高烧,她离家时,只剩下两天的药了。她期望得到武汉好心人的帮助,那怕是给她一瓶药,一个处方也感激不尽……”

读到此笔者已潸然泪下,已无词了……面对现实中真实鲜活的母爱,我们致敬吧……